子不语二度闯关港交所:跨境电商是否已突破平台“封店”影响?

垂直电商 编辑: http://www.mayuqi.com 0℃

招股书失效3个月后,子不语集团卷土再来。近日,跨境电商企业子不语更新财务数据后再次向港交所主板递表,选择华泰国际、农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二度冲击港股市场。

2021年受亚马逊平台整顿电商秩序等因素影响,跨境电商市场遭遇“封店潮”事件,敦煌网、子不语等多家拟上市的中国跨境电商巨头股市融资计划搁浅。

子不语信息显示,其是中国最大的跨境电商公司之一,致力于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进行服饰及鞋履等产品的销售。据公司介绍,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服饰及鞋履产品的GMV计算,子不语在中国跨境出口B2C电商服饰及鞋履市场的所有平台卖家当中排名第三位,按2020年北美地区的GMV计算,公司在中国所有平台卖家中排名第一。

子不语新版招股书透露称,2018至2021年报告期,公司的收入分别为13.18亿元、14.29亿元、18.98亿元和23.47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8001万元、8110.9万元、1.14亿元和2.01亿元。

其中,服饰和鞋履产品仍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至2021年分别占据其总收入额的98.2%、91.6%和97.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子不语的发展几乎与我国跨境电商市场同步而起。从2012年亚马逊平台全球开店计划吸引中国卖家入驻,国内的跨境电商快速兴起。2014年,我国政府层面首次认可了跨境电商模式,中国正式进入了跨境电商爆发增长期。子不语自2011年成立就主要专注全球范围销售服饰和鞋履,2012年开始通过主要第三方电商平台销售产品,2018年开始拓展自营网站销售产品。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资料指出,2020年中国跨境出口电商市场已有超过16000家卖家,其中超过5000家卖家专注于B2C业务。2020年中国跨境出口B2C电商市场规模,按GMV计算约为22870亿元,前五大参与者的总体市场份额约为5.1%。

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国内跨境电商行业再次爆发。工商数据显示,2021年跨境电商相关企业数量增幅达到72%,创下过去6年来的最高增速。

目前,跨境电商市场仍处于高度分散,市场参与者数量增多,除中小型跨境电商企业外,阿里、京东、字节等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布局,竞争加剧让行业企业承受着更大的外部压力,为快速抢夺市场份额,头部企业开始借力资本市场, 2020年后国内跨境电商掀起上市浪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仅两年来先后有赛维时代、致欧家居、敦煌网、子不语、三态股份等多家跨境电商企业拟登陆资本市场,其中赛维时代、致欧家居、三态股份等公司拟在A股深交所上市,敦煌网、子不语等公司拟登陆港股市场。

公开信息可查,2017年,子不语就传出上市计划,但最终被搁置,2021年6月30日,子不语向港交所首次递交上市申请书,后因申请到期而失效。

值得注意的是,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不仅是子不语公司上市受阻,上述多家跨境电商企业的上市计划均未取得有效进展,与子不语几乎同时同赴港股市场的敦煌网上市申请2021年年底失效后,至今没有更新招股书。2021年6月,首次递交深交所上市计划的致欧家居排队近9个月仍未上会,近期公司才再次更新招股书,恢复冲刺。

在第三轮问询中,深交所就亚马逊“封号潮”对赛维时代的影响以及赛维时代创业板定位等问题进行了重点关注。

市场人士指出,跨境电商上市潮受阻,与国际电商平台的业态整顿难脱关系。2021年4月,亚马逊平台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封号潮,国内数个十亿级跨境电商卖家几百家店铺被封,上亿资金遭冻结,顶层卖家轰然崩塌,中小卖家噤若寒蝉,连锁反应下给整个跨境电商生态带来巨大影响。

而此次子不语率先更新招股书,二度奔赴港交所市场,是否意味着行业的“封店潮”风波已过,行业将迎来第二次上市机遇期?

“我们与第三方电商平台(尤其是亚马逊及Wish)的关系中断及安排条款的不利变化可能会对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查阅行业研究信息得知,2021年10月,国泰君安就在研报中对子不语等公司和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关系做出风险预警。

2021年,亚马逊封店风波之后,政府机构、行业企业纷纷寻求突破性措施,但是始终难解行业面临的依赖性问题。

以子不语的报告期经营为例,子不语直至招股书递交日,一直依赖美国市场,报告期内向美国终端客戶销售产品的收入分別占公司2019年至2021年总收入的58.8%、69.0%及85.5%,进一步呈现市场集中趋势。

同时,2019年至2021年,子不语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销售产生的收入分別约为13.13亿元、15.06亿元及20.52亿元,分別占同年总收入的91.9%、79.3%及87.5%,其中子不语通过亚马逊及Wish平台的销售的总收入分別占公司同年总收入的86.0%、76.7%及84.2%。

2021年,在跨境电商行业寻求解决平台依赖问题的背景下,子不语却在逆势扩大在亚马逊平台的布局,扩张店铺数量,持续拓展通过亚马逊进行销售。

截至子不语交表日,公司在亚马逊运营的现有347家卖家网店中,约62.5%的店铺开业超过一年,30.3%的店铺开业超两年,其中26.8%的店铺开业超过三年,约18.7%的店铺开业超过四年,约7.5%的店铺开业超过五年。由于公司于2021年在亚马逊注册了多家新店,子不语在亚马逊上运营的现有店铺中有37.5%运营时间不足一年。

2021年公司通过亚马逊平台销售收入大幅增加,由2020年的6.15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16.72亿元,已占到公司总收入的70%。

对此,子不语提示称,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通过亚马逊及Wish进行的销售将继续占公司总收入的绝大部分。因此,公司的盈利能力、财务表现及财务状况将依赖于第三方电商平台与公司之间的稳固业务关系。但是如果第三方电商平台修改协议条款使其对公司不利,公司产品的盈利能力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亚马逊、Wish等平台规则发现,针对跨境电商企业依赖开新店销售的经营模式,各个平台均是执行严格审核措施。

根据亚马逊平台与多卖家网店的相关的销售政策和卖家行为准则,除非注册公司开设第二和账户的合理业务需要,并且目前所有账户均信誉良好,否则注册企业只能为销售商品所在的每个地区保留一个卖家平台账户。如果有任何信誉不佳的账户,亚马逊可能会停用相关企业所有销售账户,直至所有账户拥有良好信誉。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各国跨境电商平台均大幅提高了服务收费标准,平均值已在15%以上,亚马逊平台的平台服务费率已达到商户总销售额的15%至17%不等,跨境电商企业的营业利润如果依赖第三方平台,将面临大幅压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正在冲刺的拟上市跨境电商企业中,均难以实现平台限制的破局。以子不语为例,其过度依赖第三方平台,经营模式只能依赖大批量开设品牌店,尝试各个品牌店立足于不同定位运营,待运营一段时间后,再根据实际销售情况决定相关网店的去留。

据统计,2019年至2021年,子不语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上的卖家网店的数量分别为963家、1019家和982家,每期内关闭的门店数量分别为370、209、229。虽然2018年公司就进一步拓展销售渠道,开始布局自营网站销售产品,但是始终难以实现高增长。

子不语现有亚马逊平台347家卖家网店,在Wish平台现有449家卖家网店中,在其他第三方电商平台运用的现有卖家网店为159家,自营网站运营的现有卖家网店为326家,占不到公司全部网店的不足30%。

除了亚马逊平台,2021年公司在Wish及自营网站上的订单数量均不同程度下降。报告期内,子不语销售收入的86%、76.7%、84.3%都来自亚马逊和Wish两个平台,同期,公司自营网站的收入占比分别仅为7.7%、19.1%和11%。

依靠第三方平台上销售,除了受到诸多限制,还需要向平台支付各种费用,跨境电商的毛利率明显低于自营网站,报告期子不语的净利率仅分别为5.7%、6%、8.5%。

业界分析人士指出,跨境电商企业想要独立性,自建平台是首选的渠道,但是自营网站不仅要链接国内供应链,也要链接国外用户流量,投入巨大。处在跨境电商发展初期的企业最好选择多渠道布局,实现渠道风险分摊,同时加大自有品牌的建设运营,才能实现高盈利、持续化发展。

本文来源于网络,由网友在电商网 发布,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网址:http://www.mayuqi.com/281386.html